2013年5月23日 星期四

黃色巨鴨 與 摩西五書

(註﹕此篇之內容因已過時,原本不打算搬至Blogspot,但因早前和Blogger KaKa交流了對黃鴨的看法,並曾答允日後重發此篇,故重Post)

據報章報導,黃色巨鴨已完成修理及通過檢測,可於今天或明天在尖沙咀與市民「再續前緣」。

不打算詳細談談巨鴨有多高、吸引了多少人「朝聖」或facebook如何「被洗版」,反之,不知道大家留意巨鴨復出的同時,又是否發現另一件藝術展品在中環皇后像廣場「悄悄」展出。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見延伸閱讀部份連結)

對不起,我不是參賽者


那次,是中學畢業班的舊生聚會。投身社會後,大伙兒已很久沒有共聚一堂了。

小男孩被安排在9號桌用餐。席上的臉孔並不陌生,全是同班的舊同窗。塗了古龍水,衣著品味出眾的男生們流露出自信與魅力,打扮入時、亭亭玉立的女生們則隱隱散發幾分知性美。時光飛逝,昔日那群下課後在快餐店內七咀八舌,聚在一起說說老師是非、談談校內「怪事」的中學生已消失得無影無蹤,現在全都變成邁向而立之年的成年人。

2013年5月16日 星期四

「質」「量」之間


(圖片來源﹕http://www.growmap.com/wp-content/uploads/2011/12/Quality_not_quantity.png)

每當情人、家人有意無意明示暗示自己被冷落,投訴我們分不出時間給他們時,一些朋友總會嬉皮笑臉搬出一句你和我均耳熟能詳的金句﹕

「我們之間,重質不重量喔﹗」

細心想想,在一段關係 (包括情人與家人,下文皆以「關係」統稱之)的維繫與經營中,「重質」之外,又是否代表我們可輕輕帶過「重量」的重要性?

假如有一天,你向伴侶提出,想到坪洲走走,呼吸新鮮空氣,享受一下小島風情時,你的伴侶有以下回答﹕「好吧,雖然我當天很忙,但我還是可以抽半小時與你一起遊覽坪洲,來一個重質不重量的小島旅行」你會有什麼感想?

2013年5月13日 星期一

天蠍的獵物

幽暗的睡房內,喝了一點紅酒的天蠍女,臉上泛起誘人的紅暈,像一個惹人垂涎的蘋果。

遺憾地,看似甜美的果子,內心卻早已被可惡的蟲兒掏空。似醉未醉的迷人臉蛋下,只有空虛與寂寞。孤獨的蠍子,需要找尋一點新鮮的刺激,度過漫漫長夜。

瞬間,腦海浮現一張獵物清單。

2013年5月10日 星期五

從字體中看出...


(網絡圖片﹕suzbbs.soufun.com)

坊間流傳一種說法,指一個人手寫的字體,可反映一個人的性格。其中一項分析稱,若一個人的字體潦草,筆劃凌亂,其思路往往混亂,說話沒條理,處事輕率。

由少至大,我的「真跡」介乎楷書與草書之間,並且有慢慢偏向草書的趨勢。

當然,「藉口」還是有的,例如..

 中學時期﹕沒有法子,如果不培養「寫快一點」的習慣,在公開考試中便不能完成全份考卷。(OK,你可能會問,難道「寫快一點」就不能「字體端正」嗎?你是對的,不然這就不是我在前文才說的「藉口」了。)

2013年5月6日 星期一

123_5_7_ _0




(片段原載於香港電台綱頁) http://programme.rthk.hk/rthk/tv/programme.php?name=tv/headliner&d=2012-06-02&p=857&e=180440&m=episode

標題之中,看到的,未必是最重要的;當中看不見的,可能另有一番意象。

 事實上,有些東西,總是隱隱晦晦的。不然,上年某個指數不會出現一系列詭異的數字後,隨即成為未能搜查的字眼。

2013年5月3日 星期五

塔羅預言


晚上,Angel側臥在床,隨手翻閱娛樂雜誌。

(分手就分手吧﹗說什麼「舊鞋刮腳論」,可惡﹗)

忽然,床褥傳來微微震動。

拿起身旁的智能電話,屏幕顯示來電者是小女孩。

「現在有空談一會嗎?」

「可以的,我也只是在做無聊事打發時間

「呀,明晚不如一起吃飯吧﹗還有,你能否把塔羅牌一起帶來?」

的確,醉翁之意不在酒,「姊妹」之意不在「飯」。吃飯不是活動重點,塔羅牌占卜才是。

OK,不如8時在Bonfire Cafe吧,先到先取位。至於塔羅牌你有什麼要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