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0日 星期一

前度


星期六下午,Zoe拿著大包小包戰利品,來到一間優雅的Café稍歇一下。

巧合地,同一Café內,舊同學Mia正獨自坐在靠近櫥窗的一張二人方桌,低頭看著小說,若有所思,狀甚寂寞。

(幸好在這裡碰到Mia,同是天涯淪落人…)

HelloMia,很久沒見了。幸好碰到你,不然我可要獨個兒打發時間呢﹗橫豎大家也是一個人,聊聊天聚聚舊,消磨一下時間吧﹗」

被突如其來的問好打斷了思緒,Mia緩緩抬起頭。她沒有回答,只是向Zoe報以一個親切的微笑。事實上,回不回答已不再重要。因為,未待她開口說話,Zoe已拉開椅子坐下,並在腳旁放下那些購自名店的戰利品。

2013年9月24日 星期二

沒頭沒尾的火雞


這是一個求學時期聽過的故事。

聖誕節當晚,如往年一樣,媽媽預備了火雞大餐。

小女孩﹕「我長大後也要跟媽媽學焗火雞。」

媽媽﹕「是婆婆教我的,她以前是大廚喔﹗她在我年輕時已把焗火雞的方法傳給我,我家的女子可要把這秘方流傳下去。」

小女孩﹕「是嗎?咦﹗媽媽,為什麼每次餐桌上的火雞都是沒有頭和尾的?」

突然被這樣一問,媽媽強作鎮定回答﹕「這是婆婆教我的步驟,焗火雞前要先把頭和尾切掉.….也許這樣焗出來的火雞會好吃一點。」

2013年9月20日 星期五

和你「打招呼」的陌生人


想一想,當你步出家門後,有哪些陌生人會向你笑著打招呼呢 (廣義一點吧,打招呼包括「你好﹗」、「早晨」、「Hello」等等)?說是陌生人,即不包括同事、朋友等認識你的人喔﹗至於鄰居算不算是陌生人,按個別情況決定吧,因為作家豐子愷在<鄰人>一文中,提及的那種「不相往來」的情況亦有可能存在至今。

SU答的話,會想起以下若干類別人士﹕
1. 「先生早晨,請問吃什麼?」------常見於在快餐連鎖店購買早餐時。
2. 「先生你好,可否替我買一支旗?」--------不用多說,那是在街上賣旗籌款的義工。
3.  「早晨,請拿一張看看。」-----------可以是推銷員,也可是在投票日臨近才忽然現身的議員候選人。

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

不讓座的女孩


列車徐徐駛進車站,月台上的乘客魚貫走進車廂,當中包括一名老太太。

雖然今天是假日,車卡不如週一至週五般擠擁,但要找一個空置的座位,亦有一定難度-------車廂內左右兩排長長的座位已坐滿乘客了。

也許,在眾人心中,均曾有一刻閃過「讓座」的念頭,不過,最後他們還是決定把讓座的重任交給坐在優先座上的那名年輕女孩,不約而同把目光投向她。

敏銳的女孩察覺車廂中瀰漫著一片詭異氣氛,巨大的群眾壓力讓她極不好受,只好把頭垂得低低的,默不作聲迴避群眾那些帶著批判與責難的眼神。可是,最終她仍像對老太太「視而不見」般,堅拒把最接近車門的優先座讓出。

2013年9月13日 星期五

主的寬恕


曾聽過一則「傳聞」--------認識新朋友時,談什麼話題最易結怨?

政治議題 (或曰「時事」) 或宗教觀。

在這個Blog裡,寫了不少對社會時事的看法 (上篇談「郊野公園」的已經是了>_<),不知道是否已因觀點不同而和你結怨了?呵呵,希望沒有。今次寫一篇關於宗教的社會時事Post(雙重結怨?Hopefully not)

如果你問SU﹕「你有沒有宗教信仰?」

我只能回答你﹕「我信主」。不過,我沒有受洗。事實上,我亦絕少上教會或到教堂參與崇拜或彌撒。

2013年9月10日 星期二

我愛郊野公園

印象中,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些專業人士或政府中人帶起「城市化」郊野公園(這是我的用語,那些人一般會用「發展郊野公園」這個Term)的討論,以抒緩本港土地供應不足的問題。引述昨天星島日報報導,「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質疑郊野公園是否完全不可碰,為發展郊野公園試水溫」,「長策委員劉炳章亦認為,發展郊野公園會比重建公屋和增加密度等方法更快獲得土地,建屋後可以綠化面積補償」。另外,同文報導曾自稱「不會自滿」的梁生早在零九年某報章專欄已提到「大部分基層香港人無暇享受郊野公園,同時居住空間擠逼,擴大郊野公園的範圍的意義是甚麼?」,「把郊野公園土地與居住環境置於對立面」。詳見延申閱讀部份。

2013年9月7日 星期六

心算


讀小學的時候,測驗及考試是不准攜帶計算機應試的,於是乎「多複雜」的數學題,也要一筆一筆寫草稿計算。隱約記得,答題時在寫出橫式的計算方法外,還要在旁寫下直式,以表達自己是如何進行加減乘除(直式是計分的喔)。沒有計數機,我們小時候仍可以算得準確。

到了中學,大概是要應付一系列「升呢」範疇的緣故(如三角幾何學的SinCosTan、開方/三次方),開始在數學科中准許學生使用計數機 (同學之間一般稱為「Cal機」),於是大伙兒開始習慣了「少用腦想,多用手按」的Cal機運算模式。當時其中一位數學科老師,大概是看不過眼我們連「超簡單」的加減乘除也要拿那部Cal機出來「按一按」才安落,特別在教授一些非必要使用計算機的課題上禁止計算機在我們做堂課時出現呢﹗

2013年9月4日 星期三

買書.放書.看書


一些老闆或高層總愛在自己的「大班房」內設一個開放式書架,擺放各式各樣的書藉,數量往往超過數十本 (大班房內不一定有書架,但若放置書架的話,你可曾看過一個只放兩、三本書的長書架?)。有時SU會想,不計上市公司那類「集團主席式」老闆,一般企業的老闆或管理層是否有這麼多時間在寫字樓內閱讀書藉?特別是那些不是老闆的管理層,老闆付錢請他們回來寫字樓在辦公時間看書增進管理技巧及細看<資治通鑑>研習中國歷史?即使老闆與高層有空看書,大概也不會一次過看數十本吧﹗因此,不少人也懷疑那些書未必是老闆或管理層自己看的,而是給其他人「看」的。至於所謂「給其他人看」,主要是指借給下屬及其他人看,還是讓其他人「看看」自己如何學富五車,就由各位自行判斷了。

2013年9月1日 星期日

身材


出席學系畢業班聚會後,小女孩懷著鬱悶的心情回家。

「這麼快回來?還以為你們飯後會到酒吧繼續談天說地呢﹗」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小男孩好奇地問。

「下次不再出席這些聚會呀,一大班男生,個個都長不大的。猥瑣,動不動就以女性的樣貌及身材作為嘲弄的話題,這樣很有趣嗎?你們男生只愛身材豐滿的女孩嗎?」

小女孩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怒氣沖沖丟下手袋,急不及待一口氣發洩著心中的怒火,連日常回家後第一時間把高跟鞋脫掉的習慣也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