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0日 星期四

救不了的人


女孩緩緩睜開眼睛。

夜空下,躺在沙灘一角的她,不清楚自己昏迷了多久。頭有點痛,腦內一片空白,稍稍回神,昏迷前的片段逐步浮現。

她和男孩背著露營器具,來到這個偏僻的小沙灘。倚著男孩坐在幼幼的細沙上,看著漆黑的夜空談心時,脖子忽然被人從後以幼繩勒著。不只她遇襲,男孩也被他人用同一方法施襲。

2015年4月23日 星期四

夢魘


不知何時起,樓宇大維修彷彿已成了小業主的夢魘。


正確一點說,該是「天價」工程費用讓一眾小業主寢食難安。除了少數豪宅區的「超級富戶版」維修外,過往不少情況下,平民屋苑的「天價」合約主要源自業內的圍標行為。

2015年4月17日 星期五

夜.海濱


六、日,晚飯後已八九時了,霓虹燈下的街道仍熙來攘往,車水馬龍。身在五光十色的都市,要找一處地方享受片刻的寧靜,說難不難,說易不易。

2015年4月9日 星期四

究竟怎麼了?(完)


結語與後記

這篇博文頗長,原想以「全數文字集中在一整篇」的方式發佈,後來還是決定分作若干部份,分篇Back-date刊出,方便有興趣的訪客按需要「擇日」分批閱讀。

收筆前,特別對以下三類「潛在」到訪者分享點點想法。

2015年4月8日 星期三

究竟怎麼了?(三)


每人都應找回屬於自己的底線

做人處世的底線是什麼?各人不同,有人說是自己的利益,有人說是良心。「良心」的定義十分抽象,未必人人可實質寫出良心是什麼。「一哥」「偉雄哥」曾在接受傳媒訪問時談及對良心的看法。

2014711日星島日報報導,他的其中一個觀點是﹕

只要警隊是嚴格依法辦事,就不會出現違背良心的問題。」

2015年4月7日 星期二

究竟怎麼了?(二)



關注點不在於「法院最終會還當事人一個清白」

當上至極高層,中至面對傳媒的高級白衣發言人,下至前線人員,均屢次出現爭議性甚大且很大程度與事實不符的言論實難以視為偶一為之的問題。下級行為偶有偏差,如上級不認同及管理得宜,自會採相應措施糾正防止,唯當讓人質疑的舉動頻生,若然「默許」是一種過於嚴重的指控(「技術上」難以判斷管理層是否不反對/准許該等行為偏差,但「默許」、「不制止」可以是一種觀感),則未能有效制止亦難逃「管理不善」之疑問。再者,因上級有權向下屬發出指令,其個人風格也足以影響下屬的行事取態。

2015年4月6日 星期一

究竟怎麼了?(一)


上月尾舉行的行政長官答問大會裡,席間葛珮帆議員引述市民意見,提及社會中「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的關注。某些體制內,執法與司法機構屬同一部門統領,自會較少出現「行事方向不一」的情況,究竟香港是否該學習,葛議員可多與市民探討。話說回來,不久前這裡確又出了一個「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的實例。

2015年4月3日 星期五

魔法牆


這兒,是一條遠離都市的小農村。

某天,村莊近郊發生了一件讓人嘖嘖稱奇的事------村民一覺醒來,赫然發現一幅「來歷不明」的石牆竟豎立在山坳主道之中間位置。村民與村外人原可在尚算寬闊的坳道進出小村,輕鬆自如,然而因為石牆阻礙,日後他們只能繞道牆壁兩側,在牆與山坡之間的狹窄空間走動。